很是好奇地跑了出来

- 编辑:admin -

很是好奇地跑了出来

最佳时机
 
 
    “嗯,老师,上一星期的那个九年级的女生怎么没有来啊?”
 
    果然不出所料,又是小s第一个提出了这个问题,由于一些其他事情耽误的原因,李强这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晚来了那么一小回儿,结果刚一进门,还没有坐稳当,就碰见小s悄悄地出来上厕所,顺带着又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上一次的那个小丫头,这一星期没有来么?”
 
    李强很是疑惑地看着小s那表面上低眉顺眼的神情,但李强依然还是能够从他那时不时偷偷翻看一眼的细微动作中,感觉到这孩子听话之中的带着的那一股子质疑的态度,之前一开始的时候,对于小s这种总是给人一种不太相信人的态度,李强还曾经怀疑过是不是这一家人在家里叮嘱,又或者是大人对于自己不太相信,无形之中给孩子留下了这不好的印象,可自从接触了大l的家人之后,好像也没有什么家人故意地会教孩子一些不太好东西,再往后李强就发觉这孩子这种问题,根本就是他和自己家人经常打交道,尤其是面对他那有些强势的母亲,无形之中养成的一种习惯呢。
 
住,很是好奇地跑了出来,之后又一脸神秘地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事?赶紧说说罢呗?”
 
    小z哥也嬉皮笑脸地跑了出来,之后很是焦急地对着李强催促地道。
 
    “不是啊,你们现在怎么都在问我她还来不来了啊?好像到现在为止,我除了见过她妈妈,跟她讲了四天的课程之外,好像我对于她的了解也没有比你们对她了解的更多一点吧?”
 
    看到眼前的几个孩子竟然一溜烟地都跑了出来,李强本来还感觉秩序有些混乱,立刻就想说他们几句,可是转念一想,这几个孩子似乎也是一片好意,索性也就没有再多说一些什么,也就转变了态度,假装委屈,甚至没好气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是啊?她上次走的时候,究竟是怎么说的,有没有什么特别反常的情况,你再仔细地好好回想一下,还有就是上次她妈妈来的时候,究竟是怎么说的,难道就没有一点征兆,就这么莫明其妙地不来了么?”
 
    让李强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,眼前的大l在这方面的问题上,竟然是很有经验的样子,尤其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,竟然逻辑鲜明,结构清晰,很是有点头头是道的样子呢?
 
    李强看在眼中,奇在心里,却依然不动声色地道:“没有啊,我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呢?之前她一开始来的时候,我也只不过是因为她是从外地刚回来的缘故,所以无形之中就随便多给她家人说了几句,之后又看着孩子的学习实在是困难,就顺带着给她补习了几天,当时按她的情况,我可是还一片好心地让她晚上来咱们这里补习呢,也没有说什么多要她钱,当时我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意思,实在是因为那丫头的学习情况太差的缘故,结果她妈妈给我说了一大堆儿,什么乱七八糟的客观理由,后来又因为那女孩儿实在是有点不愿意,也就不再说什么了?我本来以为她平时晚上不来,周六周日的时候,怎么也会抓点紧的吧?可谁曾想到,人家到现在却还是没有来的呢?”
 
    “不是吧?难道她就这么地不来了么?我记得可是已经坚持补习了好几天了呢?那补习费又怎么算呢,岂不是打了水漂了么?”
 
    大l眼巴巴地看着李强,很是有点可惜地样子,之后又道:“老师,不是我说你,当初她一开始来的时候,你就不应该跟她说那么多的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让她把钱给你交了,之后她来还是不来,咱们就不管了,反正她钱已经交过了,就让她爱来不来,你说呢?”
 
    “什么啊?不是,瞧瞧你自己都说的是什么啊?”
 
    李强很是没好气地白愣了大l一眼,之后扫视了一下眼前的几个孩子,似乎是感觉大l有些下不来台了,当即又换了一种缓和的语气道:“不过你冷不丁地说出这样的话来,好像也没有什么的,也是人之常情,有情可原的,可咱们得将心比心一下子啊,若是你们当初来的时候,我也这么你们,恐怕你们也是会有些接受不了的吧?好了,反正咱们这里真的就像我之前给你们说过一样,只要你们自己能够好好学习,其他的事情可真的就是好说的呢?尤其是她学习上的问题,我也基本上帮她找出来,甚至都已经给她点明了,让她之前的补习班的老师,又或者是她学校里的老师,无论是谁,只要能够给重新地过一下,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呢?只要有人给她复习,真的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呢?”
 
    “可是她万一之后学习不好了,又再回来了呢?”
 
    大l似乎是触景生情,想到了自己一开始时候面临的同样的问题,于是趁着李强不注意,又悄悄地追问了一个问题,李强心中好笑,但依然是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,实话实说地道:“等她发觉问题不对,然后再回来的时候,好像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吧?之前我给她说那一番,其实真的是我针对她的学习情况,给她提出的,我认为最切实可行的补习计划了呢,现在她不相信咱们,错过了最佳补习时机,等将来她再回来的时候,好像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吧,我也只能是实话实话,让再找别的高明的老师去了呗?有时候补习这个东西,在我看来真的就像给人看病一样,错过了最佳时机,除了再找更高明的名医之外,好像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吧?而你们算好的,还找找人,托托关系,偷偷的留一下级,基本上也就这样了呢?”